动物神韵 木雕情缘

在不久前闭幕的温州市中青年工艺美术精品展上,乐清市黄杨木雕工艺师金煜平创作的作品《牧童》,荣获第三届市工艺美术白鹿杯金奖,这也是他连续三届在市工艺美术展中获奖。 金煜平17岁拜师学艺,专攻黄杨木动物雕刻。三十多年来,从技法的继承,到内容的创新
admin 手工木雕小动物

  

动物神韵 木雕情缘

  

动物神韵 木雕情缘

  

动物神韵 木雕情缘

  在不久前闭幕的温州市中青年工艺美术精品展上,乐清市黄杨木雕工艺师金煜平创作的作品《牧童》,荣获第三届市工艺美术“白鹿杯”金奖,这也是他连续三届在市工艺美术展中获奖。

  金煜平17岁拜师学艺,专攻黄杨木动物雕刻。三十多年来,从技法的继承,到内容的创新,包括法与意、古典与现代,两源潜沉,优游不迫而得自家精神,走出了一条独具一格的艺术之路。他的作品,大多以乡村田间生活为题材,以写实的手法,反映浓郁的田园野趣,进而融进时代精神。如《牧童》,以起伏度较大的黄杨木底座,构成了坡地。五头牛,各呈其态,漫步坡间。领头的两头公牛,曲膝轻迈;殿后的母牛,以头颈抚摩着小牛。居中的老牛背上,牧童倒趴,手摇一束草料,正开心地逗引小牛。正是人也悠闲,牛也悠闲,好一幅恬静的田园好风光。图画中不经意流露出的,是农家的富足、农村的和谐。

  与《牧童》有异曲同工之美的还有《三羊开泰》,这是金煜平获得市首届工艺美术展金奖的作品。作者精心布局,雕刻了山羊一家:公羊健壮威武,双角高竖,口衔草料,昂头警视,守护着家小;母羊紧倚公羊,低头亲昵地舔着小羊的尾巴;小羊则前腿跪地,欢愉地吸吮着母乳。作品以三叠式的技法,层次分明地把三只羊不同形态,表现得十分到位,以田园动物之情为人们展现了天伦之乐的真情,令人心动。

  传统的黄杨木雕,以反映宗教、历史的人物和故事见长。新时代的黄杨木雕工艺家们,努力以题材的开阔和内容的拓新,使黄杨木雕焕发时代的光彩。从这一方面来说,动物雕刻的内容创新,直接表现时代的精神,难度显得特别大,金煜平做了有益而又成功的探索。

  以动物形象来再现历史,反映社会现象,一直是金煜平创作的追求。他的《岁月》,就是这样的佳作。泥泞山间小路上,一头老牛,拉着堆满废杂木料的木轮车,艰难地挪步;赤足的赶车老人,肩顶车辕,费力地向前推。木轮、牛蹄、人足,都深深陷入污泥。车上的废木料杂乱堆叠,眼见得就要倾倒掉下,老人却无暇顾及。作品艺术地再现了过去那段苦累劳作的艰辛岁月,用雕刀记录下了已经远去却难以忘怀的历史。这样的动物雕件就显得有内涵,把动物创作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。

  金煜平曾经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,精心创作了以奔马为题材的作品《大道》。这件作品长达1米,高30厘米,也算是黄杨木雕中的大型佳作了。作品刻画的是撒蹄飞奔、形态各异的八匹骏马,从一个高地向另一个高地腾跃的场景。它们昂首扬鬃、前呼后应、相互关照、奋勇争先。在这样的作品前品赏、体味,会觉得群马奔腾间,犹如战鼓紧催、浪翻涛卷、风呼云涌;嘶声耳边响,蹄点胸中击,一派奋进不息震撼山河的气派!以此联想,于作者呈现的意象之外,是伟大的祖国进入新世纪后,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康庄大道高歌猛进的大好景象,于是,一股奋发向上民族复兴的自豪感和历史责任感油然而生。作品题为《大道》,尤具画龙点睛之效,给人们提供了浮想联翩的空间。类似这种佳作的,还有《腾》、《万象更新》等。这样既有传统技法又有时代感的作品,受到广泛欢迎,屡次在大赛中获奖。

  为了把动物的形态表现得惟妙惟肖,金煜平把动物写生作为自己的必修课,经常下牛棚、蹲鸡舍、观羊圈,还特地远赴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地参观动物园,一蹲就是一个星期、十几天。动物在清晨时的活动形态最多样,也最难捕捉。为此,他常常天未亮就赶到动物园,恳求入内。管理人员被他的痴心所感动,破例给予照顾,他也因此观察到了许多动物在睡眼惺忪时的种种憨相,丰富了创作素材。

  金煜平之所以能够在黄杨木动物雕刻领域一步步走向成功,能够不断有所创新、有所拓展,还与他虚心学习、兼收并蓄有很大关系。他原来拜著名民间木雕家周如章为师,深得黄杨木雕民间传统技法之精髓。以后,他又参加了中国美院周轻鼎教授的雕塑培训班,从学院式的教学中领略现代美学表现的奥妙。乐清市参加这个培训班的,还有高公博、虞定良等人,当时他们都正值二十多岁的青春年华,年轻好学,具上进心,接受能力也强。在培训班上,高公博、虞定良的习作受到肯定。周教授就对虞定良的动物泥塑《奔马》赞赏有加,说是“一名年轻的民间艺人能做出这样的作品,不容易啊!我要把它带回美院,让美院的学生看看。”而金煜平的勤奋刻苦,同样受到周教授的关注和鼓励,这也是他毕生与动物木雕结下不解之缘的重要原因之一。如今,高公博、虞定良都已成为国家级美术大师,金煜平在衷心祝贺他们艺术成就的同时,虚心向他们学习,奋起直追。

  三十多年来,金煜平雕刻过五十多种动物,千余件作品。既有表现传统题材的《山鬼》、《出关》、《雨后》,也有反映新生活的《水乡情》、《亲情》、《丰收》等。纵观他的作品,可以感觉到整体风格,既工细又奔放,既秀美又大气。其布局章法守常而又有变,技法刀工宽绰,这是他三十多年对木雕创作的执著和坚守所致。在乐清这块市场经济异常活跃的土地上,金煜平能够心无旁骛、默默在黄杨木雕领域耕耘,实在难能可贵。我们期待他再创佳绩,更上层楼。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