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厅消亡史:再过10年只有大叔和大妈才记得什么是客厅

五年前,我幸运地在房价普涨之前匆忙买了房。筹备装修时,我们听从朋友的建议,一大早坐地铁到北京站,换乘938路公交车,来到著名的河北香河家具城。北京市区的家具城对我们而言已经很大了,没想到这里的马路边一口气有十来个大楼,都是家具城。逛了一整天,
admin 香河家具城沙发图片

  五年前,我幸运地在房价普涨之前匆忙买了房。筹备装修时,我们听从朋友的建议,一大早坐地铁到北京站,换乘938路公交车,来到著名的河北香河家具城。北京市区的家具城对我们而言已经很大了,没想到这里的马路边一口气有十来个大楼,都是家具城。逛了一整天,脚都起了水泡。

  我们一眼相中了一组巨大的沙发,有超乎寻常的进深,摆在家里,就像以前北方家庭里的炕一样,非常气派。代价是,客厅里没有别的地方能够安排其他后来想添置的大家具了。

  现在想起来,那时的我们,看着什么都觉得好,就像刚出生的小鸭子傻傻地将第一眼看见的动物认作妈妈,非常盲目。因为别人客厅里都是大沙发,因为家具城里的样板间都是大沙发,所以我家也要有大沙发。

  后来,我才慢慢知道,客厅里沙发对着电视,这种格局并不是亘古不变的真理,而只是很多种选项中的一种;甚至客厅本身,也随着我们生活方式的改变,不断地变化。客厅是怎么来的?客厅以后会怎么变化?了解了这些,可以让你在以自身生活方式为依据的装修过程中真正做自己。

  大家都知道,我们中国的传统住宅,是以厅堂为轴心来建设的。厅堂除了具有家族内部的供奉和礼仪等功能之外,还兼有展示和会客等的功能,实际上具备了现代客厅的内涵。但是,厅堂主要还是礼仪性的精神空间,整个住宅的起居功能大部分仍然分散在其他空间解决,比如院子、书房、饭厅、廊下、花园,乃至自己的卧房。很多优秀的古装剧都还原了这一点。

  从民国时期开始,一方面是西方生活方式的影响,另一方面是家庭规模的缩小,带来住宅的变化,实际上就是住宅的西化。比如,上海的老式石库门住宅,采用欧洲的联排式紧密布局,单体平面顺应住户的习惯,脱胎于中国传统的三合院或四合院;出现了担负了更多的起居功能的客厅。后来的新式石库门住宅的客厅,已经和一般西式住宅的没有什么区别了。

  从50年代开始,跟计划经济一起到来的,是全新的苏联模式的集合住宅。苏联的标准相对中国的经济水平而言显得太高,按苏联标准一家使用的房子,可以分给数家合住,每家1到2间屋子,共用卫生间厨房。虽然最初的设计中也许有对厅的考虑,但是在实际使用中,所有的房间都是卧室,客厅消失了。

  在这个时期,人们对住房没有太高的要求,能分到房、有房住,就已经很高兴了。较大的主卧一般也被当做客厅,除了布置床等家具外,还布置有方桌或者茶几;家庭成员的日常生活和客人来访等活动,通常在这种卧室内完成。对于现在的年轻人而言,如此场景就跟BP机一样难以想象。

  50年代末,出现了对苏联式住宅的改造,房间之间的过道被放大成为一个小小的方厅,布置茶几或者小餐桌,用于吃饭或者简单待客。但它不是真正的客厅,不足以全部容纳家庭起居活动,更多地是被当作一个临时性的餐厅、卧室,乃至堆放杂物。而且,它往往位于住宅的中间,属于暗厅,没有直接采光。我们现在所说的“老破小”,很多都是类似的格局。

  可以说,当代中国人的居住基因,是“五行缺厅”的。这几十年匮乏、局促的蜗居体验,深深地植入了几代人的记忆中。

  随着80年代开始的经济发展,人们要求不仅有地方住,还要住得舒服。接待客人、日常起居、就餐行为从卧室中完全分离出来,客厅成为家中功能最为复杂的空间,是住宅的核心、所有房间的枢纽。

  随之产生的,是“大厅小卧的设计思想。按照国家《住宅设计规范》的规定,客厅的面积不应低于 10㎡,这是最低标准;业内研究者一般认为,20㎡就能基本满足一般家庭的使用要求了。而实际情况呢?40㎡以上的客厅比比皆是。客厅不仅重生了,还重生得越来越大。

  客厅功能更复杂了,要放更多的家具、电器、陈设,要承担更多的日常活动,它需要大一些的面积,这谁都能理解。那为什么客厅越来越大、乃至大而无当呢?

  一方面,刚从蜗居阴影中走出来的我们,往往认为买房是为了改善生活,一定要一个大空间才觉得得到了改善,因此大客厅往往会更容易令人心动。这是潜意识里的心理需求,往往我们自己意识不到。我们可能还会觉得,客厅直接面对入户门,外人一进门就能看到,这是一家的脸面,可不能太寒碜了,这是面子上的需求。

  另一方面,开发商也倾向于造大户型、大客厅。样板间出于展示的需要,往往拥有一个美轮美奂的大客厅,让购房者眼前一亮,从而受到感官的刺激,马上就要买买买。据说,为了获得这种空间感的震撼,布置样板间时甚至会特意缩小家具的尺度,或尽量少放家具,让人感觉空间很大。

  最后是一种猜测:我们中国的传统民居中有堂屋,由于堂屋本身就是礼仪功能往往胜过日常空间的定位,所以客厅的设计和使用,是不是也暗暗地往这上面靠、追求“华而不实”呢?

  实际上,那些尺度夸张的大客厅,为了营造一种豪华气派,往往进深刻意加大,不仅造成浪费,而且客厅尽头的光线很可能比较弱,不能保证舒适的自然采光。另外,由于层高的限制,大的客厅并不能达到良好的空间效果,反而造成比例和尺度的不协调,让人觉得压抑。

  作为我们购房者,可以在不同的开发商、楼盘、户型之间挑选,但却难以逃脱“大厅小卧这个潮流。我们能做的,除了自己盖楼(绝大多数人暂时没有这个条件),就是从实际的居住场景来考虑,通过装修和装饰改善布局,让自己住得舒服些。

  首先,客厅的会客、接待的功能大幅弱化了。现在人与人的界限感更强烈,更不愿私人空间被打扰,请别人到家里吃饭、做客,是一件非常大的事。而且,相比客厅,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:咖啡馆、茶室、餐厅、棋牌室、酒吧、小区会所……何必非要把其实不太熟的人请到家里呢?可能有的同学会反驳说,会客功能就像银行存款,你可以不用,但你不能没有;不过,我的一些朋友,即使是亲戚来也都安排在条件好点的酒店里,这样双方住着都自在。只要不是遇到矫情人,我觉得这个办法就很好。

  其次,客厅的展示功能也大幅弱化。以前我们认为客厅是一家的脸面,是装修和装饰的重中之重,而且必须考虑别人看了会怎么评价;很多人进一步觉得,客厅需要展示和炫耀财富、社会地位、品位,凸显自己过得很好。这种客厅的风格和格局,往往是出于模仿;其中昂贵(看上去贵或者真的贵)、气派的材料、家具、陈设、乃至宠物,之所以被选中,仅仅只是为了让别人觉得很厉害而已。是否喜欢、是否合适、是否舒适,不在考虑之列。谢天谢地,随着客厅的会客、接待功能的基本消失,这些处心积虑的面子工程终于失去了用武之地。

  第三,客厅承担了更多个性化的新功能,成为模糊性空间。比如,越来越多的人在家办公,或者把工作带回家完成,他们喜欢在客厅摆个大长桌子,布置成工作室。再比如,我有个朋友回到家就坐在地板上对着电视打游戏,几年前买的转角沙发基本不坐,摆在那里显得很可笑,他索性扔掉,搭了个帐篷玩……总之,越来越多人的意识到,自己花几万块钱一平米买回来的房子,为什么一定要要按照开发商的预制的模式去住呢?

  

客厅消亡史:再过10年只有大叔和大妈才记得什么是客厅

  孩子上小学期间对大人还比较依赖,重心转到学习,所以需要以一家人围坐桌子旁边书架的公共学习空间;

  从小学高年级开始到中学,孩子的学习地点会挪到自己的房间里,客厅里会恢复到以成年人的活动为中心;

  如此种种变化,乃至本部分所讲的这四点,都不是客厅二字能承载的,它已经名不副实了,或许用“起居室”更为合适。一般认为,起居室是家庭内部成员日常活动交流的空间,相当于只对内的厅,而客厅是对外部客人的。当然,你可以说这就是称呼上的文字游戏而已,殊不知,习惯性的称呼改起来就很难了,改理念比它还要难得多。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